当前位置:主页 > 之家周边 >年少坏事做尽‧如今打救羔羊‧淫媒变牧师 >

年少坏事做尽‧如今打救羔羊‧淫媒变牧师

年少坏事做尽‧如今打救羔羊‧淫媒变牧师(槟城26日讯)槟城神召会恩典堂主任牧师李伟明有过一段邪恶颓废的年少岁月,他曾当过淫媒,逼良为娼,安排那些已被下了“茅山术”的少女们接客。信主的17年来,李伟明从未忘记当年是如何亲手毁掉不少青春少艾的未来,悔不当初,也自认罪该万死,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积极拯救那些迷途羔羊、勤做善事,希望可以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现年36岁的李伟明是在19岁那年信主,提及不堪回首的往事,他接受《》专访时充满悔意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信仰,他的人生早已在19岁那年,彻底走完了。常逃学赌博他说,自养母因车祸而半身不遂后,他因无人管教,从小学起便开始学坏,初中三那年他更因常常逃学去赌博,最后被学校开除,一双脚便正式踏入黑社会,跟了一名名气很响的黑社会老大“契爷”。他披露,因为在家中得不到温暖的爱,他索性将敬重的“契爷”视为亲人,“契爷”一声令下,他就会为他出生入死,不管是走私酒,收地下账又或者是当扯皮条,他都一脚踢。“契爷主要做淫媒工作,他当年悄悄在槟城光大租了一间店面,来成立他的‘窝’,他有数之不清长得白净又帅气的姑爷仔,他们都有非常讨好的外表和一流口才,总有办法把无知的少女给哄骗过来。他们用可怕的茅山术,让一个个的少女们乖乖就範,每天心甘情愿接客卖淫。”“而我,就是专门在少女接客时在门口把守,有少女被嫖客虐待,我就会冲上去救她们。”他说,少女们平均一天都会接一两个客人,一次性交易约几百令吉,所有的交易地点都会在酒店或旅馆进行。“姑爷仔不会亏待少女们,平日都会给她们吃好的,穿好的,总之,把她们当自己的老婆来疼就是了。”李伟明说,他在安排少女进行性交易时,常会觉得于心不忍,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只能眼睁睁望着这些无辜的少女们被淫媒当成赚钱工具,一个客人接一个客人,而且卖淫的少女家人重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他提到,不久后契爷就被警方“盯上”,还逃回新加坡去,那时他们的集团也跟着解散了。“除了没杀人放火,我真的是坏事都做尽了!现在想起来,当年的我真是罪该万死,就这样眼睁睁亲手毁掉许许多多少女们的美好前景。”李伟明说,就因曾有过很荒唐的年少岁月,他19岁信主后便下决心戒赌、找份正当职业,同时积极投入教会服务。除了协助迷途的青少年走向正途,他也进行多项慈善活动,包括开创老人院。施茅山术符水操控少女李伟明说,从新加坡来的“契爷”精通茅山术,身怀巫术绝技,擅长製符下咒。每3个月,契爷都会定期让少女们喝下他亲手製的符咒,说来也奇怪,只要一喝下特别处理过的符水,少女们都会心甘情愿,多年来始终如一地替契爷卖淫赚钱。“我每次都接送和全程保护这些少女,他们大多是十七八岁的华裔少女,少数是印裔,甚至很多都还是在念书的学生。这些少女中,大部份来自槟城,也有来自其他亚洲国家的,包括那些姑爷仔,也都是从外国被契爷带回来的。”他披露,儘管这些少女们被下了“降头”,但表面上却意识很清醒,完全和一般人无异,教他百思不得其解。“而且,最可怕的是,她们个个都是心甘情愿去卖淫,而且个个少女都对她们的‘男人’姑爷千依百顺。”少女嫁姑爷仔婚后续卖淫从事淫媒工作后,李伟明不但见识那些被下了茅山术的少女们,如何心甘情愿为姑爷仔出卖肉身,教他感到最吃惊的是,很多姑爷仔竟娶这些少女当老婆。“他们可是‘真心相爱’的,但就算这些少女们成了姑爷仔的老婆,婚后依然会继续卖淫,并依然会把赚到的每一分钱,归于每天无所事事的姑爷仔。”谈到“契爷”究竟是如何使用茅山术,李伟明表示没亲眼见过。“但每3个月或更短时间,少女们一定会在我面前喝下契爷给她们的符咒,只要一喝,她们就会千依百顺地替他们服务,而且很多都是一跟都是跟了好几年。”追随新大佬当阿窿月入数千自“契爷”落跑后,李伟明便跟了另一位老大,专注做大耳窿。初时,他协助收账,后来则自己放账,那时他每月的收入有几千令吉,这对一个仅有17岁的小伙子来说,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但我太好赌了,把赚回来的钱在一天内就赌光,那年才17岁,我就欠下1万1000令吉的阿窿债,我知道这笔账一辈子是还不清的了。我每天躲躲藏藏,每天喝得烂醉如泥,连狗也不如,我想,我的人生应该就是这样完蛋了。”19岁的年头某天深夜,李伟明半醉半醒地驾车回家,在经过一间教堂时,忽然传来一首圣歌,李伟明就随口跟着哼起来,哼着哼着,忽然泪水不停地流。他停下车来,爬进了教堂,跪地祷告说:“如果你能改变我的一生,我的生命从此就交给你。”那天起,他的命运开始扭转,而他也实践了自己的诺言,把自己接下来的一生,全然奉献了给主耶稣。养父好赌嗜酒在暴力环境成长李伟明是个弃婴,收养他的是保姆。他说,从小到大,养父母都带给他充满暴力和恐惧的童年。“养父好赌好酒,一回来就打养母,曾经打得养母手断头破,有几次我跟着养母逃出这个家。哥哥也因为没有温暖的家,而染上了毒瘾,这段不堪回首的黑色童年,是我人生中的恶梦。”因着破碎家庭,李伟明的内心充满太多忿恨,最终让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并一错再错。打从他懂事开始,他就不停地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从这可怕的地方飞出去!”他说,在他五年级时,养母发生车祸造成半身不遂后,从那时起,他就开始变坏。“五年级我就学抽烟、逃课、在学校开赌,上了预备班后,我更加入了私会党,光明正大向学生收每人3令吉60仙的保护费,后来,我一坏再坏,学吸大麻,更染上了很深的赌瘾,天天逃学去赌博,初中三,就被学校开除了。”信仰战胜心魔助弃暗投明李伟明坚信,是信仰的力量战胜了他的心魔,替他找出一条生路。就在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痛哭流涕,决心弃暗投明的那一天,他首先找来了他以前收账的“兄弟们”,告诉他们:“今天开始我不再躲着你们,我会还清你们所有的债,但请不要算我利息。”于是,他一天打两份工,白天在车厂做,晚上在夜总会做侍应,每天省吃省穿,前后用了8个月至1年时间,把他原本不可能还清的烂债,全还清了。李伟明说,他会信主,全因为哥哥的影响。“哥哥之前染上毒品,后来在基督教教友的引导下,他这才成功戒毒,所以,我们一家人也跟着信主。”“我看到哥哥的改变,从不可能变成可能,所以,我也开始相信上帝,一定有办法可以改变到我,虽然我已彻彻底底是个无用的人。”“我每週必定到教会报到,我甚至也在教会做打杂、载送老人家,我发现我的心境渐渐平伏下来,我更发现,我开始可以面对自己的人生。”打工月存400念神学成牧师无债一身轻,李伟明之后为自己找到一份正职,是在一间打金厂工作,虽然当时仅有几百令吉的薪水,但奇妙的是,在扣除母亲的家用后,他每月还有400令吉储蓄。不过到了1997年的经济大风暴,打金厂一口气便裁了三百多名员工,李伟明是其中之一。“很多被裁的员工都在那里徬徨无助,女的甚至大哭起来,但只有我是最平静的,因为我知道,我剩下的时间,应该是归于上帝,于是,我找了我的牧师,他把我带到教会,我在教会念了4年的神学,毕业后就成了牧师,开始了我精彩和有意义的传教人生。”目前的李牧师已有一个幸福的家,一个爱他的太太,3个可爱的儿女。他说,直到现今,回首往事,他仍觉得是他人生最可怕的一场恶梦,还好,他及时悬崖勒马。盼开戒毒所拯救迷途羔羊李伟明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开戒毒所,拯救走错路的人。“我本身经历过,也最了解人类内心的需要,我很相信,没有一个人是不能走回正途,连我这样糟糕的人都可以了,还有谁是不行的呢?”他说,因为经历过,也错得很厉害,他比任何人都还要用心搞慈善搞传教教育,那是因为他不想再浪费自己的一分一秒,因为他上半个人生已浪费太多时间。“我从不介意人家知道我的过去,我也常与所有的信徒分享我的经历,我很希望,我的过去是大家的反面教材,相信我,做错了,没关係,只要及时回头,一切都还来得及。”‧2010.09.26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