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事例国内 >洞窟里的幽冥-谈战争遗迹里的鬼 >

洞窟里的幽冥-谈战争遗迹里的鬼

据媒体报导,位于台中鳌峰山的「清水鬼洞」历经两年整修,终于在四月重新开放,新闻内容摘录如下:

清水鬼洞是鳌峰山历史景点,昔日拿着火把、携伴探险鳌峰山鬼洞,是老清水人童年共同记忆,但鬼洞前年封闭至今已经两年,很多游客扑空。市府建设局进行修缮工程,并新增照明、消防、通风、逃生及监视器等设备,三月五日整修完工,并拟订管理办法,将自四月起开放参观。

过往的台湾洞窟里的幽冥:谈战争遗迹里的鬼再造,往往都是利用原有空间的幽暗、外加上穿凿附会的战死军人等传说,让游客进入体验「有鬼」的感觉。这种体验设计确实能炒出话题,但往往有个盲点──除了觉得恐怖外,整个空间就像一个样品屋,关于里面的一切解说大多只能靠想像,你不太能从中学习到什幺。

这点当然不能责怪主管单位。毕竟那个时空没有这幺多的史料:没有美军的航照,让你从天空的视角检视整个要塞阵地的存在;没有日军的部队资料,让你知道这里人员的概况与空间设计(当然你要找到当时驻防的日本军人做口访,也不太可能);没有解密后的国军档案让你知道其演变以及如何开放;更没有相对较多的台湾要塞研究论着,可以提供参考比较。多的是附近耆老信誓旦旦跟你说,他小时候曾经跟伙伴曾经找机会在附近探险、他的父母辈说这里有很多鬼,没事不要进去之类的话。最后「鬼」成为了整个遗迹的焦点,这样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暂且不论那些战争遗留的洞窟内有什幺。但几乎每一次的田野调查中,我都会遇到相似的情形。附近居民总对我说:「那个洞里面有鬼啦!不要进去」,这种状况基本上跟听到「日本人的黄金传说」一样多。

最令笔者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北台湾某处田野调查时,发现了一座小型的日遗独立机枪堡。进去拍完几张照片出来后,发现了奇妙的画面:在碉堡外,一个小孩热切的往我的方向凑来,不停大喊:「我也想进去看」,但小孩的手被另一端的妈妈拉住。在那位女士的脸上,我看到了鄙夷的表情:「不行,这个不能进去」。接着他抬头对我说:「没有经过同意,不要随便进去这种地方!」

在此并非批判那位家长的行为。说实在的,这种幽暗之地确实有某种程度上的危险,特别是在你準备不足之时:也许洞里面真的有鬼、也许你进得去但出不来、也许会遇上毒蛇跟毒虫、也许有坏人藏在里面、乱闯管制军区被抓到是会被罚的。但仔细想想,过往的人们所害怕的「鬼」不就是在这种脉络下产生的吗?也难怪我们对于这些珍贵的文化资产可以如此不重视?相较之下,懵懂的小孩带着好奇之心,反而却有机会看到大人看不到的珍贵之处。

我想,洞窟里是否有鬼也许不是重点。但我们能从中看出一些背景脉络:近年来对于「军事文化资产」有许多炒作的话题,然而潮水退后,是不是有料的内容,就可以很轻易的看出来。这类文化资产有着截然不同的特质,包含国军是否仍需要使用、相关资料如何取得、对战争史的通盘了解、如何正确解释建筑物的功能与意义、建筑本体的安全问题等等,若缺乏通盘的了解,最后产生出的就是仿效金马的战地咖啡、战地民宿,以及本文叙述的鬼怪观光,这些缺乏历史脉络的产品,等到旅客觉得腻了而逐渐减少,最终又铁门深锁、走回荒废一途。

也许等真正的历史意义照进洞窟后,那些时代下的幽冥也会退散。最终那些令人害怕的东西也是我们的教室,让我们在前人没见过的基础上,探索我们未曾知晓的岛屿深处。

洞窟里的幽冥:谈战争遗迹里的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