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幻办公 >世界最强战机零件,来自桃园 150 人小厂 >

世界最强战机零件,来自桃园 150 人小厂

世界最强战机零件,来自桃园 150 人小厂

桃园新屋的一间铝合金小厂,是如何击退欧美大厂、抢下 F-35 战斗机的原料订单,并且把原料卖进波音、空巴?

30 多年来,台湾设计与製造 IDF 经国号战机的经验,慢慢建立起本土的航太工业,融入以美国波音公司或法国空中巴士为主的全球生产链。

但始终有个无法突破的瓶颈:台湾 99.9% 的航太原材料,都要从欧美大厂进口。

汉翔航太总经理林南助说,航太原料都掌握在欧美大厂手上,台湾的角色是买回原料后,再加工卖出去。

但在桃园新屋,却有一家员工人数只有 150 人的小厂,击退美国厂与德国厂,抢下世界最强战机 F-35 所用的铝合金原料订单,成为英国公司採购铝合金的独家供应商。

不只战斗机用烨锋製造的铝合金,波音、空巴,甚至连以色列装甲车和台湾中科院的火箭,都少不了烨锋的铝合金。

汉翔航太物料处处长庄秀美说,台湾航太界很少人知道桃园的烨锋,竟是铝业霸主「美铝」的供应商。有这样的实力,此次国机国造的计画,汉翔也已经採购烨锋的原料。

打铁 30 年  从运动器材跨足航太铝合金

小虾米挑战大鲸鱼的故事,要从 30 年前的台湾说起。

早在 20、30 年前,台湾就有很多铝合金厂,专门生产脚踏车用的铝合金。烨锋董事长刘光辉(见首图)与他的哥哥,当时也是其中之一。

但刘光辉说,做运动器材的门槛低、竞争者也多,好不容易研发出的新产品,3 个月后就被抄袭。而且,订单交期是以週计算,每天都在烦恼,下个订单在哪里。

当时刘光辉想要转型做航太铝合金,但哥哥认为应该往铝合金加工发展,因此两人分道扬镳。

想做航太铝合金是一回事,真正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创业之初,刘光辉花了大把钞票买热轧炉与退火炉等设备,挑战才刚开始。

这让他们吃足苦头。刘光辉说,每一台机器的个性都不一样,要找到正确的生产参数,一花就是 2 年,「做坏的原料超过 1,000 公吨」。

每天努力打铁,终于有了回报。7 年前,他们打入了生产经国号战机弹射座椅的英国马丁贝克公司,专门供应弹射椅背后的铝管,并成为唯一供应商。

铝管的品质好不好很重要,关乎飞行员的性命。

平时,这两根铝管的功用是支撑座椅的重量,遇到紧急状况时,座椅下的炸药会把飞行员从机舱中弹射而出。这两根铝管,则要维持弹射角度的稳定,準确地把飞行员带离机舱。

世界最强战机零件,来自桃园 150 人小厂

铝管的品质好坏十分重要,生产过程需经过严苛的航太认证。

3 年前,设计 F-35 弹射座椅的马丁贝克公司,把椅子的设计图交给烨锋。美国与德国公司竞争铝管的订单,最后竟是由台湾的烨锋抢下。

「美国公司有能力製作,但是组织太大,他觉得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太多,但是德国公司就开发不出来,」刘光辉认为,台湾企业规模小,开发速度与管理弹性反而好。

转攻航太领域的好处,刘光辉说,第一是竞争门槛高、订单稳定;第二是产品单价高,「门窗铝合金一公斤才卖 100 元,F-35 的可以卖到 2,500 元」。

1,000 台工具机连续加工  不允许任何失误

烨锋不只打进航太市场,在相机长镜头的市场,市占率也是全球第一。

刘光辉说,全世界有 90% 的长镜头是日本製造,其中 60% 用的是他们的铝合金。

相机镜头的铝合金用在哪?刘光辉说,长镜头之所以可以前后旋转,原因是中间两片有斜度的铝管,能精準地结合。

打入这样的市场,竞争者都是大联盟等级的选手。技术不提升,马上被取代。

台湾中小企业投入研发比率不到 1%,烨锋却是由 60 多岁的董事长亲自带领 20 人的研发团队。

烨锋总经理杨国开认为,「要保持领先,不能脱离学术研究,一起合作永远都能走在前端。技术好,竞争力就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