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事例国内 >16 家公司竞逐固态光学雷达,我们离降价还有多远? >

16 家公司竞逐固态光学雷达,我们离降价还有多远?

16 家公司竞逐固态光学雷达,我们离降价还有多远?

光学雷达依然是投资者和技术专家眼中的抢手货,他们不但着眼于该技术在汽车行业的应用,还準备让光学雷达在无人机、工业自动化、地图和机器人等领域发光发热。

当然,现在就断定光学雷达将在汽车行业鲸吞巨大市场还为时过早,因为製造商还在忙着降低这种感测器的价格。同时,闻到「血腥味」的新创公司,也如雨后春笋从世界各地涌现。如果资金和时间都够充足,当中肯定有公司能长成行业领导者。

举例来说,以色列 Oryx Vision 公司前不久的 B 轮融资拿到 5,000 万美元,意味着这家公司成立 15 个月后就拿到 6,700 万美元资金。

另一家以色列光学雷达新创公司 Innoviz Technologies 也在 B 轮融资收穫 6,500 万美元,大金主甚至包括德尔福和马格纳等业界巨头。B 轮融资结束后,Innoviz 的总融资额已达 7,400 万美元。与 Orxy 一样,Innoviz 也是 2016 年才成立的新公司。

16 家公司竞逐固态光学雷达,我们离降价还有多远?

Orxy 的车载光学雷达产品。

市场研究公司也看好光学雷达市场的未来潜力,Grand View Research 就预计,2024 年全球车用光学雷达市场规模将达 2.232 亿美元。

MarketsandMarkets 则从更广阔的视角(涵盖各行业的光学雷达应用)对光学雷达市场的发展做了预测,它认为到 2022 年全球光学雷达市场规模将突破 52 亿美元,5 年间其年複合增长率高达 25.8%。

据 BIS Research 估算,2016 年光学雷达市场规模就达 6,500 万美元,未来十年内年複合增长率都不会低于两位数。Global Market Insights 则表示,光学雷达在其他领域创造的价值将从 2015 年的 3.65 亿美元增长至 2023 年的 11 亿美元。

从地区来看,Mordor Intelligence 认为北美光学雷达市场到 2020 年规模将增长至 8.8 亿美元,而 2015 年只有 5.5 亿美元,年複合增长率接近 10%。

西门子旗下 ADAS 和自动驾驶部门负责人 Amin Kashi 表示,光学雷达感测器的尺寸和可靠性都有较大提升。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光学雷达已使用固态设计,不再需要老式机械光学雷达的活动零组件了。

「现在有 16 家公司在攻坚固态光学雷达。」Kashi 说。「不过从路线图来看,这些公司的解决方案一时半刻还无法进入量产阶段。完成这些模组的可靠性和标準化测试至少还需要一两年时间。」

光学雷达可不是简单的单一晶片,想拿出解决方案并不容易。同时,感测器晶片工作时还需要克服严酷的环境。

「这样的背景下,可靠性就变得非常重要。」Kashi 说。此外,自驾车到底需要安装多少光学雷达也是一个未解之谜。「不同车辆可能需要不同数量的光学雷达。」Kashi 预计,最高级的自驾车至少需要 2~5 台光学雷达。

一些市场观察家认为光学雷达并非不可或缺,不过 Kashi 认为这种看法大错特错,因为未来光学雷达、镜头和雷达会成为超级铁三角。

「行业动静大得吓人。」他说。「一级供应商都在试图杀入这市场,最好的方法就是与这些新创公司结盟。而对新创公司来说,如果想赶上未来几年的自动驾驶趋势,就必须尽快量产概念和原型产品,大公司是最好的帮手。不过说实话,虽然有大量公司一头栽进这个市场,但与几个月前相比,我并没有见到大突破。」

不同的起跑线

可以肯定的说,没有突破并非各家公司不努力,新创公司试图透过不同的路径突破光学雷达带来的挑战。

以硅谷新创公司 Cepton Technologies 为例。「我们的核心技术主要在光学发射和感应阵列,高解析度的图像全靠它们。」Cepton 公司商业开发主管 Wei Wei 说。「在垂直和水平方向,我们的解析度都能达到 0.2 度,而对旋转式的光学雷达感测器来说,垂直方向的感测器一直是弱点,Cepton 的光学雷达在解析度上是它们的 4~5 倍。」

2017 年 2 月,Cepton 的光学雷达开始销售给硅谷、亚洲和德国客户。眼下,Cepton 的团队仅有 30 人,但在快速增长中。2017 年 5 月,还在辉达 GPU 技术大会推出远程和广角光学雷达产品。

「我们的光学雷达功能更像镜头或人类视觉系统,它会将你的像素浓缩进前视视角,这是我们与市售旋转式光学雷达的最大区别。」Cepton CTO Mark McCord 解释。「我们的主要目标是适应未来汽车行业的需求,因为人们可不想要一个在车顶呼呼旋转的感测器。光学雷达会整合到车辆其他部位。」

Cepton 还有其他优势,比如解决方案用的都是现成零组件,自己有生产製造能力。不过对这些新创公司来说,如何将自家技术商品化是个大挑战,因此 Cepton 也在四处寻找合作伙伴以提升製造能力,而一级供应商恐怕是最佳选择。

据了解,今年 Cepton 将进一步打磨车载光学雷达,2019 年就会和 OEM 商一起做联合系统验证。「与此同时,我们还在其他市场找机会。」Wei 说。Cepton 已和一些地图公司接洽。

价格战不远了?

另一家硅谷新创公司 Quanergy Systems 则信心满满的提前宣布自己赢得了光学雷达价格战。

据了解, Quanergy 的固态感测器晶片定价仅 250 美元,且这家公司还拉来 Sensata 帮忙製造光学雷达。Quanergy CEO Eldada 表示,车用等级的 Quanergy 光学雷达晶片今年 9 月就能在市场上买到。

「毫无疑问,光学雷达是很多工业领域自动化进程中不可多得的强援,向该领域投资绝对是个好选择。」Eldada 说。「不过,光学雷达行业未来也会发生大动荡,一些公司会迅速崛起,但另外一些则会成为炮灰。」

Eldada 强调,他的目标是将光学雷达售价拉低到 100 美元以下,只有这样这款产品才能渗透智慧家居、保全和智慧城市等新市场。「你肯定会听到有人说『谁在乎成本?』但事实上,每个人都盯着成本。也有人会说,我能搞定塞进车里的光学雷达,最初定价 40 万美元,最终能降价到 2 万美元。谁又会在乎这些?何况谁不会画大饼?现在来看这些产品要幺是 MEMS 系统,要幺是基于反光镜系统,而它们表现都不怎幺样。」

与上面这些新创公司不同,Velodyne 实打实拿出产品,也是业界公认的领军企业,不但在圣荷西有自己的工厂,在加州阿尔梅达还有研发分部。

Velodyne CTO Anand Gopalan 指出,Velodyne 在光学雷达行业已浸淫十多年,同时产能也有保证。最近还刚签下宾士研发部门的感测系统大单。

「光学雷达在研发上的困难是多方面的,我们需要增加其探测距离,提高解析度和视野,同时还要让光学雷达适应车辆的日常使用环境。当然,成本也必须有优势。」Gopalan 说。「我们是光学雷达市场老手了,自动驾驶市场需求相当巨大,因此光学雷达未来肯定能大卖。眼下,Velodyne 正在扩充产能提升产量,未来目标是年产百万台光学雷达。」

16 家公司竞逐固态光学雷达,我们离降价还有多远?

除了车载电子,Velodyne 也在积极探索光学雷达在高精地图、无人机、机器人和工业设备的应用。「当然,自动驾驶行业对光学雷达的需求增长最迅猛。」

该公司的最新产品也是固态光学雷达感测器,不过还在原型状态,今年稍晚或 2019 年才能量产。据悉,这套系统基于 Velodyne 独创的 ASIC 技术。虽然这款产品主要为 Level 4 或 5 自动驾驶车型打造,但依然拥有很多 ADAS 功能。

「光学雷达唤醒了许多半导体技术。」Gopalan 解释。此外,许多光学技术也重新派上用场。同时,两者结合也让拉低光学雷达价格成为可能。眼下,Velodyne 位于圣荷西的全自动工厂正在生产旗舰产品。

光学雷达先行者正在塑造这个市场,众多公司的大力投资肯定也将在自动化时代得到回报。

为您推荐